苹怎么组词才好

苹字组词:

苹果、采苹、白苹、青苹、白苹洲、苹风、苹苹、苹蘩、水苹、鸣野食苹、苹藻、青苹末、苹车、食苹、华苹、流苹、苹萦、苹葲

中英例句

苹果中国公司拒绝对苹果皮的推出发表评论。

Apple china declined to comment on the roll-out of the apple peel.

《诗经召南采苹》中的苹字

诗中「于以采苹」的「苹」,自古以来一直存有许多不同的注解,一般的看法都认为「苹」就是「田字草」( Marsilea minuta L. ),例如:明朝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、陆文郁《诗草木今释》(1992)和潘富俊《诗经植物图鉴》(2001),而明确指出「苹」就是「田字草」的说法,则是明朝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。然而在探讨一些文献之後,笔者有不同的看法:《诗经》中的「苹」指的可能是「水鳖」( Hydrocharis dubia (Blume) Backer )这种植物,古代又称「白苹」、「芣菜」。

我们就先来看看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的说法:「苹乃四叶菜也,叶浮水面,根连水底,其茎细於蓴莕,其叶大如指顶,面青背紫,有细纹,颇似马蹄决明之叶,四叶合成中拆十字,夏秋开小白花,故称白苹,其叶攒簇如萍,故尔雅谓大者为苹也。」我们知道田字草是蕨类植物,根本就不会开花,然而从其文中提到的「夏秋开小白花,故称白苹。」可以看出矛盾之处,而潘富俊在《唐诗植物图鉴》(2001)文中的解释认为古人只是把田字草的「孢子囊果」误当成是「花」而已。我们知道田字草的「孢子囊果」并非在夏季长出来,而是在冬季缺水的情况才会形成,生长的位置是在接近地表的位置,而且孢子囊果的高度也不会超过叶片的高度,如果不用手拨开来看,是不容易发现到的。以孢子囊果的大小、颜色和形成的条件来看,被误看成白色的花是不太可能的,可见李时珍和潘富俊的说法都有错误之处。

东汉郑玄《毛诗郑笺》中注解:「苹就是大蓱」,这和《尔雅释草》「萍蓱,其大者苹。」的说法相同,三国时代吴国陆玑《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》中也说:「苹今水上浮萍是也,其粗大者谓之苹,小者曰蓱。」可见「苹」有大、小之分,小的就是俗称「薸」的「浮萍」,晋代郭璞注解的《尔雅》中就有:「水中浮萍,江东谓之薸。」从清朝段玉裁的《说文解字注》中我们也可以得知「苹」、「蓱」、「萍」三者都是同指一种「无根、浮水而生的植物」,然而古人对於植物的观察不见得准确,今天我们知道,浮萍这一类的植物漂浮於水面上生长,随波逐流,种类有多种,常见的青萍( Lemna aequinoctialis Welwitsch )和水萍( Spirodela polyrhiza (L.) Schleid. )都有根,无根的种类则有无根萍( Wolffia arrhiza (L.) Wimmer )。

「薲」是「苹」的本字,《说文解字注》中就指出「薲」和「苹」是古今字,指的就是大萍;从字形来看,薲有「宾」的意思,《左传》中就有「苹蘩薀藻之菜,可荐於鬼神,可羞於王公。」的说法。谈到这里到底这个「大的苹」是什麼植物呢?唐朝陈藏器《本草拾遗》中记载:「苹叶圆阔寸许,叶下有一点如水沫,一名芣菜。」「芣菜」指的就是「水鳖」这种植物,它的叶片漂浮於水面,近於圆心脏形,中间具有一个蜂窝状的储气组织,就是陈藏器所说的「叶下有一点如水沫」。花期在夏秋季,花白色,伸出水面,因此古人称为「白苹」。幼叶柄可以做为蔬菜食用,所以古代被用来做羹汤祭祀祖先,是可以相信的,陆玑《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》中也说:「可糁蒸以为茹,又可用苦酒淹以就酒。」宋朝郑樵《通志》也说:「苹水菜也,叶似车前,诗所谓于以采苹是也。」耿煊在他的《诗经中的经济植物》 (1996)中也指出:「于以采苹」的苹,无法确定是否为田字草,因为它的叶片过薄,似乎不太适合食用。笔者不知道为何古人会把田字草当做是苹,然而观察是否详细,可能是一个重要的原因;另外,文献的考证也是重要的,许多的误解都是来自於未能详细考证就直接的引用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